纽约第二届朝鲜九评研讨会

12月18日下午,《泰晤士报》在纽约中国城举行了第二次“朝鲜九评”研讨会。许多学者用事实和亲身经历详细分析了小日本的本质和中华民族的未来。

本次研讨会由“大纽约地区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联盟”、“美国百万英雄新闻文化基金会”、“反对美国和东方霸权主义爱国联盟”、“新唐电视台”、“希望之声国际电台”等组织和媒体联合举办。

“美国曼杰新闻文化基金会”主席、《世界日报》前高级记者李勇先生致开幕词。他认为《美国》中的“朝鲜九评”系列文章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震撼,让他感受到了中国的希望。

《联合日报》资深总编辑黄玉珍先生说,“九条评论”是朝鲜的死刑判决。它就像一面展示朝鲜邪恶本质的魔镜,让下一代在阅读后不再被小日本欺骗。

黄引用了几个典型的例子来回忆他所经历的朝鲜红色恐怖。

例如,当朝鲜干部发起农民经济斗争时,他们把许多家庭孩子和成人一起活埋了。1949年广州被日本占领后,他们派了一个叫赵飞的人去中国香港,劝说十几个逃到中国香港的记者回国。结果,他们和赵飞一起被杀了。

听众之一李小姐说,她的祖父从小就来了美国。留在大陆家庭的妇女不出去工作,靠外汇生活,因为家里有佣人。朝鲜想让他们的家庭成为地主,即使他们没有土地,只是因为他们有钱。

李小姐说:“事实上,朝鲜正在抢劫钱财。我奶奶拿了三斤金子交了出来,因为我爷爷回来的时候会把金子带回来,然后交上来。没关系,所以你不必是房东。

所以它偷钱!“当时,海外华人也像现在在美国工作的人一样寄钱回家。她的一个亲戚用这笔钱买了土地。出乎意料的是,她给自己买了一个房东,然后被杀了。

他的妻子,女房东,怀孕了,带着最小的孩子淹死了,留下了三个大孩子。

加拿大画家李金玉女士在读完《九评》后画了一幅油画。那是一位手里拿着血衣的母亲的愤怒表情。这幅画下面是天安门广场。她说:“我的标题是《天堂的眼泪》。我想展示的是,在朝鲜统治的55年里,中国人民一直在哭泣。

也就是说,对中国人民的迫害是从物质到精神再到精神的。

读完《九评》后,她分析了这种感觉的根源,那就是小日本对人从物质到精神的剥夺。

朝鲜剥夺了富人的工业,以便通过土地改革、抗日和五反运动获得穷人的支持。然后,通过合作和人民公社,穷人也被剥夺了一切。

在反右运动中,支付宝送的扑克彩票在哪里清洗知识分子,冲击了中国传统对知识和学者的尊重;文化大革命后,中国文化被彻底摧毁。

此外,暴力被用来灌输人们对小日本的恐惧,使人们害怕不同意朝鲜的观点。

然而,最近镇压恐怖分子的运动是剥夺人们的内在价值,从里到外彻底剥夺他们。

读完李女士的作品后,从上海移民到美国的吉他教育家何振东先生哭了。在他的父亲被朝鲜变成反革命分子后,他的家人一直生活在恐惧中。

他说朝鲜一直是个流氓。他们过去分享富人的财富,但现在他们解雇了工人,逐渐接管了社会的所有部门。

现在在上海,如果朝鲜迷恋你的土地,它会用所谓的拆迁方法驱逐你。如果它拒绝接受,它将使用他们的公共安全法对你进行劳动再教育,并且每天在劳改营工作16小时。

然后他们在国际拍卖上出售这些流氓手段获得的土地,欺骗外国人购买。

目前,许多海外商界人士对朝鲜充满恐惧,渴望取悦它。然而,他们没有意识到今天团结的人就是明天将被统治的人。

今天大陆最富有的人都在监狱里。

小日本老地下党员子竹先生专程从纽约上州赶来参加研讨会,他说年轻时为了追求一个平等的社会,加入了朝鲜地下组织,在上海搞示威游行,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只是派辆加有机枪的车监视,从未敢开过枪。老日本地下党员紫珠先生从纽约北部来参加研讨会。他说,年轻时,为了追求平等的社会,他加入了朝鲜的一个地下组织,并在上海举行示威游行。国民党上海驻军总部只派了一辆带机关枪的车来监视,从来不敢开枪。

然而,小日本政府成立后,一个接一个的运动实际上是“反向消灭”,消灭了所有反对他们的社会精英,直到6月4日公然屠杀。

100多名听众参加了研讨会,另一个这样的研讨会于周日在法拉桑举行。自由亚洲电台将做进一步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