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亿只被控洗钱的鸡杯”之争背后的艺术世界

艺术作家蒋寅峰的文章“2.8亿只鸡杯子背后的合法洗钱”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相关单位都发表声明予以否认。

然而,这篇文章的广泛传播背后有一个不争的事实:艺术品收藏近年来已经成为贿赂和洗钱的庇护所。

在这个隐秘的黑色产业链中,外人找不到任何确认,只能根据“碑铭之柱”的融资路径做出一些猜测。

几天前,艺术作家蒋寅峰的文章“2.8亿只鸡杯子背后的合法洗钱”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上海商人刘益谦最近花了2.8亿港元买了一个鸡杯,喝了口茶。他可能没想到几天后,一篇题为《2.8亿只鸡杯子背后的合法洗钱》的文章逐渐成为艺术界的热门话题之一。

不管文章本身的观点如何,这篇文章一直被热烈讨论,这与对各种腐败现象和洗钱现象的关注有关。

当事人、鸡杯子的主人刘益谦在7月底宣布,他将委托律师通过司法渠道调查并追究文章作者蒋寅峰的刑事责任。

8月3日,苏富比还发表公开声明,否认使用鸡杯洗钱,称文章内容包含不真实和误导性的陈述。

泡利和其他拍卖公司此前也发布了公开声明,澄清了虚假拍卖和与其公司相关的虚假拍卖,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2.8亿只鸡杯背后的合法洗钱》一文的作者通过在苏富比拍卖行拍摄2.8亿只港币鸡杯质疑刘一谦的合法洗钱行为。他还认为,“功夫铁”造假事件动摇了整个中国的收藏信用。刘益谦的倒台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会有大量合法的洗钱收藏家,他们抢购文物和书法,以回收抵押贷款融资,骗取破产贷款,因此一群面临破产的收藏家将挤在一起取暖。支持面临破产危机的刘益谦,鸡公杯是假造“功夫铁”事件后面临破产危机的收藏者的生命线,于是一场疯狂的鸡公杯秀上演了。

经过几天疯狂的阅读,刘益谦起初相对平静,说蒋寅峰的低年级同学已经写了几年关于我的文章。

当他想出名时,他希望蒋寅峰的朋友们能写我30年。

然而,一两天后,刘益谦公开表示文章涉嫌诽谤,并委托律师调查刑事责任。

在一次采访中,他说在他的艺术博物馆里收集鸡杯是一笔财富,也是一种严肃的收藏行为,但不幸的是,它被其他人扭曲成了洗钱。

一些与刘亦谦关系密切的市场人士表示支持文章作者被刘亦谦起诉的行为。也有人认为没有必要打这么大的仗。

据报道,蒋寅峰多年来一直在评论艺术界。其中,批评徐悲鸿、齐白石等人的文章被一些评论家视为哗众取宠,而关于观察和分析艺术市场的文章则受到褒贬不一的评价。

蒋寅峰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目前他还没有收到任何诉讼消息。我的文章不涉及法律问题。大量公共媒体报道了所列案件和行为。

关于拍卖公司的立场,他认为有些话意味着和平是最重要的。

激怒刘益谦的关于合法洗钱的文章最初是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后来被大量转载。

蒋寅峰相信刘益谦会在一天之内将自己的名字从调查改为非调查,以此回报苏富比的好意。

苏富比的调查可能会导致美国的司法干预。一些可以在中国报道的事情在美国报道不了。假“功夫铁”的内幕被揭露了。试图毁灭大量人口的刘益谦没有多少钱。投机股票可以花掉几亿美元。它通过多次抵押贷款借入了数十亿股股票。股市一直低迷,仅贷款利息一项就必须每年偿还几亿英镑。刘益谦从哪里得到偿还利息的钱?文章指出,一些个人或团体通过所谓的合法洗钱,抬高文物和艺术品的价格,以绑架和吞噬劳动者创造的社会财富为代价,通过金融化寻求更大的利益。

只要国宝帮尽最大努力提高文物艺术品的价格,刘益谦等人就会继续赚钱。

原因和股票市场一样。

作者表示,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所谓的合法洗钱是完全合法的,即使没有任何法律风险,法律也严格保护合法洗钱。

他列举了洗钱的合法方式,包括艺术品的高价投机,然后通过艺术品的金融手段,如艺术品信托的估价和包装,艺术品的价格被卖到天价。

在姜瑜的文章中,汹涌澎湃的措勤彩票的记者注意到,有一个关于非法洗钱中真假艺术品抵押融资的特别章节。

近年来,人们对艺术品金融化的认识逐渐提高。艺术品被转化为银行贷款、信托产品、艺术基金,甚至文化交流的股份产品,这些都已被完全压制,这并不新鲜。

姜文提到,房地产开发商王耀辉在2010年拍了一张4.3亿元的“石柱碑文”,这被广泛认为是黄庭坚的赝品。

如果工程尚未支付和交付,王耀辉将其抵押给信托公司。他们从合作银行获得了2.5亿元的信托基金融资,并转向房地产。为什么(王耀辉)热衷于以天价购买它们?由于王耀辉资金不足,王耀辉利用雅英堂和吉林信托建立的艺术信托质押融资产业链,通过发行艺术信托基金产品成功筹集16亿元投资房地产。

刘益谦曾经发行过信托基金,刘益谦不涉及艺术,在加入艺术行业之前,他以资本市场的主导地位而闻名。

至于本文所涉及的资金不足和洗钱的说法,澎湃新闻记者多次使用手机和固定电话拨打刘益谦的手机,都处于忙碌状态。

2011年12月10日,新快报(New Express)报道,2011年,刘益谦的新立益集团因操纵股价被中国证监会罚款521万元。纵观刘益谦在资本市场的20年历史,它几乎是中国资本投机史的典范教科书:从出售国库券到第一批吃螃蟹的投资者。从法人股王到专业股的固定增加;从第一头牛到收藏巨头。

刘益谦一步一步地从一个简单的投机者成长为资本运营大师,运用了多种投融资方式。

在7月31日上午接受《艺术评论》独家采访时,一位上海投资者表示,几年前,作为中国建设银行的贵宾客户,他看中了中国建设银行的一款信托产品,产品门槛为300万元。

投资者从各种渠道了解到,该信托产品背后的人是刘益谦。

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刘益谦的名字。

不到一年后,该产品提前清算,投资者获得信托产品收入的8%。

当时,信托市场仍然盈利。现在,如果我再次购买同样的产品,我会非常谨慎,不会草率购买。

我还听说过王耀辉和“碑铭”(王耀辉公司为一个以古代书法“碑铭”为抵押品的信托圈获得了4.5亿元的信托基金)。

投资者说。

“柱铭”(部分)一般被认为是黄庭坚的赝品。然而,金融业的人利用金融杠杆获得资金是正常的。这种信托产品并不意味着刘益谦缺钱。

汹涌新闻的记者获得了信任计划的产品描述。

信托规模为10.45亿元,信托资金用于转让证券,而非艺术品。

在信托计划的总体情况下,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受托人)将利用所有委托人交付的信托资金,收购刘益谦浦东发展银行持有的9171.971万股限制性流通股(股权资产包)的股权收益权(证券代码600000),并将信托财产的管理、使用或处置所产生的收益作为信托收益的来源,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

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上市公司股权受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根据信托计划,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将利用所有客户交付的信托资金,收购刘益谦浦东发展银行持有的9171.971万股限制性流通股的受益权。

投资者表示,一年多之后,他们从购买信托产品中获利8%。

(合同文本由投资者提供)上海一家银行的高级经理对记者透露,激增的消息称,上海国有银行和商业银行对抵押贷款融资有非常严格的规定,通常不直接为艺术品进行抵押贷款融资

银行的质押率是30%。

然而,在监管相对薄弱或操作灵活的信托公司和影子银行,也就是说,只要有更多的资金,就有更多的金融手段可以考虑。

这位银行家进一步表示,首先,它可以用作资产抵押,市场上的抵押率可以达到50%至60%。

第二,创新意识强,可以资本化,即抵押品可以打包成信托产品出售,1亿元可以打包成2亿元的信托产品。

几年前,美国房地产市场泡沫就是这样形成并最终崩溃的。

除了经营证券,刘益谦近年来被称为艺术市场上直接推动中国艺术品拍卖进入1亿元时代的人,从而引起各方关注。

例如,2011年,刘益谦卖出的高价艺术品包括齐白石的《白松高丽地图》(蒋寅峰在文章中说,这幅对联是刘益谦从自己的明道拍卖公司购买和出售的)。

此外,文章还透露,刘益谦多次购买陈逸飞的《山地风》同一幅油画三次,当然价格也高出几十倍。

谈到2011年的艺术品销售,刘益谦在接受《杜南周报》采访时说:今年上半年,他买入67亿元,卖出67亿元,基本相同。

Yachang.com于2011年12月31日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当年秋天在北京师旷以1.012亿元售出的《崇祯万寿宫瑞禾诗歌音乐会卷》的买家也是刘益谦。

北京师旷是由刘益谦等人共同组建的公司。

Surfbi近年来经常为买家举办高价艺术品销售会议。

除了刘益谦,中国艺术品经销商翟建民也在苏富比高调亮相。

一位接近艺术市场的人士告诉这位风起云涌的新闻记者,他听说翟建民参与了艺术基金项目。

如果他真的经营或参与艺术顾问基金,苏富比的新闻发布会简直就是一个太大的广告。

一位高级拍卖人告诉《艺术评论》的记者。因此,刘益谦就《功夫铁》的真实性对上海博物馆提起了如此大的诉讼。他必须向股东和投资者发表声明。

《艺术评论》风起云涌的记者采访了上海、北京和海外的三位资深艺术市场参与者。他们都说他们从未听说过刘益谦有任何艺术信托或基金。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刘是否参与了他投资的拍卖公司的艺术品买卖。

一位曾被指控哗众取宠的作者写的文章《2.8亿只鸡碗背后的合法洗钱》引起了如此多的关注,必须发人深省。

一些内部人士认为,不仅文物被拍卖和炒作,而且影视剧制作和慈善捐赠中也存在洗钱活动。中国艺术市场近年来似乎发展迅速,但实际上非常混乱。假照片、假收藏品和假交易现象并不是特例。艺术品收藏也部分成为贿赂和腐败官员攫取财富或洗钱的一种方式,导致隐藏的黑色产业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