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产品的最低净值低于工行瑞士信贷投资研究的破产

韩永先黄安乐或许不会想到,他现在管理的多只股票型基金以及混合型偏股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如此差劲,在工银瑞信的官网上,排名在同类产品底部。

公开资料显示,黄安乐2010年加入工银瑞信,现任权益投资部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

从他目前管理的产品来看,黄安乐极有可能是“临危受命”,接盘表现较差的基金,试图扭转颓势。

不过事与愿违,在黄安乐的管理下,工银瑞信还是出现了累计净值只有0.26元的基金产品。

对工银瑞信来说,除了此前基金经理发生的“老鼠仓”,在投研上的问题也一样突出。

亏损扩大引质疑2018年10月25日,工银瑞信工银瑞信互联网加股票型基金(下称“互联网加基金”)发布2018年第3季度报告,当期利润-3.51亿元。

这样的利润数据将给黄安乐带来不少的压力。

8月30日,互联网加基金发布公告称,单文不再担任该基金的基金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该基金的规模,截止到今年三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为31.28亿元。

实际上,这是一只有着“辉煌”历程的基金。

互联网加基金2015年6月3日到5日短短三天时间就募集了197.32亿,当时由刘天任、王烁杰和单文三人共同管理,而如今早已物是人非,该基金经理仅剩工银瑞信权益投资总监黄安乐。

对于黄安乐来说,作为工银瑞信的现任权益投资总监,或许是临危受命,担当大任。

截至10月25日,互联网加基金的累计净值只有0.266元,几乎成为市场中最低价的基金产品,也是工银瑞信今年来市场表现最差的基金之一,今年内净值跌幅达到34.48%。

不过,在黄安乐的管理下,互联网加基金连续亏损,表现差强人意。

在股吧上,质疑黄安乐管理能力的声音并不少见,质疑工银瑞信的帖子也是层出不穷。

实际上,黄安乐并非第一次“接盘”绩差基金。

在此之前,也就是2018年6月5日,黄安乐从刘柯手上接盘工银瑞信高端制造行业股票型基金(下称“高端制造基金”),这只基金产品在最新的三季报中显示,当期利润为-8066万元。

高端制造基金截至10月25日的累计净值0.641元,今年来净值跌幅达38.95%,是工银瑞信今年净值跌幅最大的股票型基金,在工银瑞信的官网上排名垫底。

虽然饱受着市场的质疑,但目前黄安乐确实扛起了工银瑞信大部分的绩差基金。

目前黄安乐管理的基金除了互联网加基金和高端制造基金外,还有工银主题策略混合、工银精选平衡混合、工银国家战略股票和工银中小盘混合等基金。

东方财富网的数据显示,截止到10月25日,上述后4只基金在今年来的净值累计跌幅分别是34.92%、29.29%、27.22%和24.19%。

上述基金产品的净值在今年的表现在同类产品中排名中下甚至垫底。

从基金的利润数据来看,黄安乐的接管并不能扭转基金产品的颓势,甚至亏损急剧增多。

“如果业绩差的基金经理被换下来,未来基金业绩是否能够好转,关键取决于新换的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并不是说换了基金经理,业绩一定会变好。

取得怎样的业绩,主要取决于基金经理的能力,他的投资能力和管理能力对于基金业绩来说非常关键。

”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募基金高管告诉记者。

频繁换将下的投研之殇实际上,除了黄安乐接盘绩差基金之外,工银瑞信的多只基金产品在近年来也频繁更基金经理。

2018年7月6日,原先和农冰立共同管理工银智能制造股票型基金的刘柯离任,该基金仅剩农冰立独挑大梁。

工银瑞信官网显示,农冰立2017年加入工银瑞信基金,现任研究部电子、通信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而他是从2018年6月22日才开始担任工银智能制造股票型基金的基金经理,此前并没有独立管理基金产品的经历。

工银智能制造股票基金成立于2017年6月21日,刚开始时规模达到3.84亿元,但到了2017年三季度末,基金份额仅剩不到5000万份,期末净资产仅有5100万元不到。

从2017年的6月底到9月30日期间,被赎回接近3.38亿份。

目前,工银智能制造股票基金基金的规模只剩下0.26亿元,投资者依旧在赎回。

10月25日该基金累计净值0.635元,今年以来的累计净值跌幅达到38.35%,近3个月来累计净值跌幅达到19.42%,近一个月来累计净值跌幅10.06%,表现不佳。

截止到今年三季度末,其规模只有0.26亿元。

工银智能制造股票基金今年第三季度的利润为-281万元,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008.8万元,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7.55万元。

显然,亏损在不断扩大。

不过,管理一只几乎跌到谷底的“迷你”基金,对于农冰立来说,是个“练手”的机会。

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或许是噩梦。

此外,工银创新动力股票型基金的原基金经理刘天任于2017年8月22日从工银瑞信离职,该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仅剩下李劭钊一人。

李劭钊2015年加入工银瑞信,2016年9月28日至今,担任工银创新动力股票的基金经理。

最新的三季报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的工银创新动力股票的利润为-6728万元,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1.52亿元,去年上半年为-1.34亿元,亏损呈现扩大的趋势。

10月25日该基金累计净值0.493元,今年以来的累计净值跌幅达到32%,近3个月来累计净值跌幅达到21.25%,近一个月来累计净值跌幅10.04%,表现一般。

目前来看,工银创新动力股票型基金在三季度末的规模还有6.75亿元,但该基金在2014年年底,也就是设立之初,规模达到66.94亿元,如今也只剩下十分之一的规模。

实际上,工银瑞信旗下更换基金经理的基金产品还包括工银生态环境股票、工银工业4.0股票和工银稳健成长混合A等基金,更换基金经理并不能产生良好的效果,多只产品的业绩更加糟糕。

“核心的问题是管投研的领导更换。

公司的投研高管换的比较快,以前负责投研的几个领导经常流动,另一个方面是公司的投资能力不行,下面基金经理换的就会比较频繁。

目前的结果就是这样。

”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坦言。

实际上,一家基金公司的投研能力不仅在于如何挑选投资标的,基金产品的发布时间也是投研能力的表现。

有的基金公司的高管甚至在股市高点时建议投资者赎回,有的基金公司却选择在最高点时发布产品。

他们看中的,是投资者在牛市里对投资的热情高涨。

“工银瑞信的好几只产品是2015年牛市发的,比如互联网加基金亏成什么样了!那个时候很多基金公司都在发,因为散户根本不懂。

不过,在现在这个阶段,有几个人敢买基金?但在上涨阶段,买的人就多。

”一名不愿具名的公募基金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基金经理上厕所搞“老鼠仓”2017年7月,被央视焦点访谈报道的某基金公司交易室副总监“老鼠仓”案,曾经轰动一时。

2018年3月,有媒体报道,涉该案的是工银瑞信交易室副总监胡拓夫,日前已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9000万元。

胡拓夫提出上诉后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决定维持原判。

2017年7月8日,央视焦点访谈大数据捕“鼠”记报道中,2012年至2015年期间,工银瑞信交易室副总监胡拓夫操作父亲和岳父的账户,动用资金1700万元本金,交易104只股票共113次,累计交易金额高达10亿元,最终非法获利4200万元。

据警方介绍,胡某是利用就餐和上卫生间的机会下单买卖的。

2017年1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对胡拓夫执行了逮捕。

另一名知情人士认为,工银瑞信的基金经理出现频繁更换、离职甚至老鼠仓案或许和薪酬有关。

“工资低,交易量大,基金经理铤而走险。

后来被查,这个财路堵上了。

”上述知情人士坦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