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银行打赢了专利官司,但原告没有胜诉就撤诉,缺席审判。

在永安银行发布公告后,在自行车行业引起轰动的顾泰来起诉永安银行侵犯专利,披露了越来越多的内幕信息。

6月8日,永安银行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顾泰来专利侵权案的公告,宣布了该案的审理过程和进展。

前一天,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正式裁定驳回顾泰来对永安银行侵犯其发明专利的诉讼,裁定永安银行的共享自行车系统和公共自行车系统不涉及侵权,驳回顾泰来的诉讼。

根据永安银行的公告,诉讼期间,顾泰来不仅在两天内就同一专利问题在苏州和南京提起了两起诉讼,还中途改变了赔偿金额,并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诉。

撤诉失败后,法院无故缺席。

他后来说他会继续上诉。

此外,顾泰来还以真名向中央纪委举报了中国证监会发行部门,要求暂停或中止永安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相关工作。

根据永安银行的公告,2017年4月17日和4月18日,顾泰来以基本相同的事实和理由,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针对同一发明专利的专利侵权诉讼。公司和推荐机构于2017年4月18日收到了关于其专利纠纷的通知信。

然而,这起诉讼的原告顾泰来经常“改变策略”。

2017年5月5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顾泰来的诉讼举行听证会。永安银行获悉,顾泰来于2017年4月17日提起诉讼三天后,即4月20日要求变更诉讼请求,将侵权赔偿金额从10万元下调至1万元,同时申请撤诉。

永安银行表示:“得知上述情况后,公司坚决反对撤诉,并从严肃法律、尽快查明事实的角度,尽快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审理。”。

5月11日上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顾泰来的撤诉申请再次举行听证会。顾泰来的律师表示,撤诉是由于“不知道证据规则”、“起诉时证据不完整”、“缺乏系统性”、“需要继续补充证据”、“南京是否撤诉取决于后续的证据收集”。

永安银行表达了其坚定的立场,“原告利用侵犯发明专利纠纷作为阻碍被告首次公开发行的工具,因此坚决反对原告的撤回请求”。

听证会后,永安银行还向法院提交了该公司涉嫌侵权的自行车系统及其他经公证的证据,证明该公司的自行车租赁系统没有侵犯顾泰来的专利权。

法院还当场将上述证据交给了顾泰来的律师。

5月15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苏05民初字第271号):“顾泰来不得撤诉。”原因是“永安公司在本案中辩称,经比较,所称侵权无法成立,并已证明相关诉讼对其实际运作产生了重大影响,坚决不同意顾泰来撤诉。应该考虑它的态度和理由。

专利侵权诉讼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制止专利侵权,维护专利权人的权益,也是为了界定侵权行为,明确行为界限。

本案中,尽管顾泰来要求收集进一步证据并撤回诉讼,但他仍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同一专利权、同一被告、同一诉讼请求为由进行诉讼。涉案双方之间的实质性纠纷依然存在,诉讼的影响并未消失。

基于上述原因,我院认为有必要继续审理此案。因此,我院不会批准顾泰来的撤诉申请。

“据悉,顾泰来不仅在苏州和南京就同一专利问题提起了两起诉讼,还向中国共产党实名举报了中国证监会发行部,要求暂停或暂停永安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

上述行为可能给永安旅游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今年5月,永安银行首次公开募股协会因顾泰来专利纠纷主动暂停首次公开募股。

这直接导致永安银行上市过程的延误。

原告缺席庭审、永安银行胜诉的那天,顾泰来没有如期“赴约”。

由于这起专利诉讼可能触及整个自行车共享行业的基石,该案受到了外界的极大关注。

回想当初顾泰来对专利侵权一事表现出的胸有成竹,这个结果未免令人大感意外。回顾顾泰来对专利侵权的信心,这个结果相当令人惊讶。

永安银行的公告显示,5月16日,苏州中级法院发出传票,要求双方于5月23日出庭。

5月23日上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此案举行了听证会。

顾泰来和他的代理人没有正当理由没有出庭参加诉讼。

法官宣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原告经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永安银行表示,在庭审期间,公司律师表示:原告的侵权主张缺乏相关的技术比较证据,应承担举证责任。现在原告的证据不能证明他的主张,而应该承担不利证据所带来的法律后果。

尽管如此,为了证明事实和诚实,公司律师主动通过公证和保存的方式在镇江取得了使用公司公共自行车和共用无桩自行车的证据,并拍摄了取证全过程的公证照片和视频,常州公证处出具了证据保全公证书。相关证据充分证明,公司自行车租赁系统的技术方案完全不同于顾泰来专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不存在侵权行为。

永安行打赢了这场官司。

6月6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2017)苏05民初271号),原告顾泰来在本案中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被诉的无桩共用自行车租赁经营管理系统和桩共用自行车租赁经营管理系统使用了被诉专利。根据被告永安公司的证据,可以得出结论,上述被诉租赁经营管理系统不属于所涉专利的保护范围。因此,判决驳回了原告顾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顾泰承担。

尽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永安银行的专利不涉及侵权,但顾泰来并未放弃。

事件发生后,他对媒体表示自己缺席审判:“苏州法院的判决是一次他从未出庭的审判和判决。他以前曾提议撤回诉讼,但被法院驳回。

接到判决后,他将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此外,顾泰来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诉讼尚未撤销。

5月23日,永安银行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依法撤销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1号和闵楚937号民事判决,并将案件移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原因是两起诉讼基于基本相同的事实和理由,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立案时间早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值得注意的是,在首次公开募股之际,对永安银行提出专利侵权诉讼的“顾泰来”成群出现。

不久前,一家名为葛优科技的公司以侵犯其实用新型专利权益为由起诉了一家自行车共享公司,永安银行也是被告之一。

随后,永安银行在官方网站上就自行车共享行业最近涉嫌网络黑客行为发表了一份郑重声明。永安银行表示,其首次公开募股过程可能会遭遇“蓄意诽谤攻击”,并将调查谣言传播者的法律责任。永安银行还呼吁最近经常被“黑客”攻击的自行车共享对等公司联手谴责和抵制网络谣言和恶意攻击。

记者招待会将继续关注形势的发展。

发表评论